【一次相逢一份暖】一次相逢一份暖(三篇)

发布时间:2019-07-16   来源:小升初作文    点击:   
字号:

【https://www.czhuihao.cn--小升初作文】

下面是www.39394.com烟花美文网小编整理的一次相逢一份暖(三篇),供大家参考!

  一次相逢一份暖(三篇)

  一次相逢一份暖一

  一次相逢一份爱

  一步踏尽一树白

  对于一个在苏北出生的孩子来说,水乡是新鲜的。去年假期恰逢中秋节,第一次被舅舅接到水乡来过节,我就惊诧于这里的美了,真是“小桥流水人家!”

  最奇异的莫过于中秋之夜了。

  真是应了那句“中庭地白树栖鸦,冷露无声湿桂花”。皎洁的月光,如流水般倾泻在院落里,流进门槛,流进窗框,流进我小小的心中。时不时飘来一阵沁人心脾的桂香,将我整个身体笼罩,院子里那棵桂花树,在风中摇曳着,仿佛在对我微笑问好。

  我走出去,立在庭中,感受到月白风清,好不惬意!踏一步,仿佛溅起一池月光,将桂树镀上一层银色外衣。

  一池月光,一树桂花交成了一首静谧温情的歌谣。

  一桥轻雨一伞开

  在这待了不到半天,便认识了一帮好玩伴。于是在河边、在树上、在田里,都有我们的身影。

  第二天,一个小伙伴请我到她家里去玩,我很爽快地答应了。玩得很尽兴,眨眼间天色渐晚,我这才想起早上和外婆约好了下午去看戏。

  我心里别提多闹腾了,偏偏又下起绵绵的细雨,我抱怨天公不作美,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冒着雨就往家跑。

  一路泥泞,一路奔跑,我累得气喘吁吁,身上的衣服也湿了一大半。

  终于看到舅舅家门口的小桥了,上面似乎有个人影。近些,再近些,那人影也越发熟悉起来,是外婆!

  她也看到了我,眼里流露出既生气又欢喜的神色,对我道:“傻孩子,为什么不等雨停了再回来?”

  “我怕……我怕你等急了……”我冻得哆嗦、累得直喘。

  “我有伞,你看你,身上湿成这样,感冒了怎么办……”

  我听着外婆的责怪,心中洋溢起一股说不出的暖意。

  一座桥,一把伞,一场雨,交织成一首温馨贴心的歌谣。

  一次相逢一份暖

  时光的流逝,总有那么悄无声息,这温暖的画面,时常像电影一样,在脑中放映。《诗经》有云: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;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我却道:非雨非雪,唯有赞歌;静谧月色,温馨话语,一次相逢一份暖。

  一次相逢一份暖二

  一次相逢一份爱,

  一步踏尽一树白。

  ——题记

  对于一个在苏北出生的孩子来说,水乡是新鲜的。去年假期恰

  逢中秋节,第一次被舅舅接到水乡来过节,我就惊诧于这里的美了

  ,真是“小桥流水人家!”

  最奇异的莫过于中秋之夜了。

  真是应了那句“中庭地白树栖鸦,冷露无声湿桂花”。皎洁的

  月光,如流水般倾泻在院落里,流进门槛,流进窗框,流进我小小

  的心中。时不时飘来一阵沁人心脾的桂香,将我整个身体笼罩,院

  子里那棵桂花树,在风中摇曳着,仿佛在对我微笑问好。

  我走出去,立在庭中,感受到月白风清,好不惬意!踏一步,

  仿佛溅起一池月光,将桂树镀上一层银色外衣。

  一池月光,一树桂花交成了一首静谧温情的歌谣。

  一桥轻雨一伞开

  在这待了不到半天,便认识了一帮好玩伴。于是在河边、在树

  上、在田里,都有我们的身影。

  第二天,一个小伙伴请我到她家里去玩,我很爽快地答应了。

  玩得很尽兴,眨眼间天色渐晚,我这才想起早上和外婆约好了下午

  去看戏。

  我心里别提多闹腾了,偏偏又下起绵绵的细雨,我抱怨天公不

  作美,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冒着雨就往家跑。

  一路泥泞,一路奔跑,我累得气喘吁吁,身上的衣服也湿了一

  大半。

  终于看到舅舅家门口的小桥了,上面似乎有个人影。近些,再

  近些,那人影也越发熟悉起来,是外婆!

  她也看到了我,眼里流露出既生气又欢喜的神色,对我道:“

  傻孩子,为什么不等雨停了再回来?”

  “我怕……我怕你等急了……”我冻得哆嗦、累得直喘。

  “我有伞,你看你,身上湿成这样,感冒了怎么办……”

  我听着外婆的责怪,心中洋溢起一股说不出的暖意。

  一座桥,一把伞,一场雨,交织成一首温馨贴心的歌谣。

  一次相逢一份暖

  时光的流逝,总有那么悄无声息,这温暖的画面,时常像电影

  一样,在脑中放映。《诗经》有云: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;今我

  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我却道:非雨非雪,唯有赞歌;静谧月色,温

  馨话语,一次相逢一份暖。

  一次相逢一份暖三

  一次别人认出了你,而你却认不出别人的相逢,是尴尬的,而他带给你的温暖,却是永恒的。——题记

  “咔!”如此轻微的响声,却被我捕捉到了。

  随即,右手二拇指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,我根据痛处隐隐约约地察觉,可能是骨折了。

  不出所料,一会儿,教官便来到了我面前,带我走向那了所曾经无比熟悉的医院——那是我出生的地方,也是妈妈工作过的地方——柏乡卫生院。

  踏进那所熟悉的大门,走近那不曾变色的侯诊厅,眼睛扫过那五年前就摆在这里的告示牌,和刚建成就已陈列在这里的花瓶。除了刚搭成的车棚和新盖的厕所,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:那三棵松树依旧挺立,那两坛花草依然是旧时的白砖,那个巨大的压力罐依然锈迹班班,丝毫没有换代。

  走进骨科,一位慈祥的老伯伯认出了我:哎呦,春利她孩子,长贼高了。我傻傻地憨笑着,无言以对,我不想让老师看出来,我已经忘记了这里的大部分人。

  伯伯让老师去开单,然后便和我聊起了“家常”,我倒是先开口了,我怕他问我不知道的,露出马脚。“秦大壮一般啥时候回来?”“哈?星期天,可牛咧,骑一个小赛车,蹬蹬都窜过啦。(备注:该句为沁阳方言,哈:他,咧:了,都:就)”我方想再问,他却是接了一句:“你还记不记商成天?”我顿时无语了,只好应付着,“额额,好像忘了,不过我还认老皮(即商成天)”“那老皮都是商城天了,你不知道他的真名?”我的话语瞬间被堵塞了,一句也说不出。

  诊断好了,我该走了,已经到了诊所门口,伯伯却追了出来,递给我一包粽子,“军训的饭不太好,你拿着吃吧!”粽子上还冒出了几缕热气。我连连推辞,可他却递给了那个陪我一同前来的同学,“你帮他拿着。”随即便走回了诊所,只给我留下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。

  一次相逢一份暖,一抹微笑一份情。你可以忘记一个人的名字,但却永远忘不了他给你的那一份虽渺小却足以驱散严冬的温暖。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czhuihao.cn/xiaoxue/75840/